關於部落格
薇琪式...
  • 698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悠遊 輕井澤《中輕 Le Mont Vert 》

以為吃不到的也吃到了,錯過的班車最後還是搭上了,雖然下錯了站但最後還是到達了目的地,究竟還有什麼事會在最後一天蹦出來折磨人呀!!

距離舊輕井澤也不過短短十分鐘車程的中輕井澤,怎麼能料到對於口袋空空的倆人卻是如此遙遠呢?
 
§  前記 §

總覺得民宿是不能提供旅客刷卡付款的,所以和小C倆人身上的萬元大鈔說什麼都得留到最後一刻,好用來支付"LE MONT VERT"民宿的住宿費,於是我們倆身上的盤纏就僅存寒酸的幾個銅版了

天性樂觀的倆人由旅遊書裡鎖定了打算用午餐的餐廳-老字號天婦羅專賣店"万喜",認真的尋找一番後,終於讓我們找到了下落,倆人開心的直奔到門口,忽然冷不防的被推了一把~又是我嗎???

於是厚臉皮的再度用我破爛的日文發音説出那句"苦咧支多卡......"(可以用信用卡嗎??^^"")反覆說了三次,櫃台小姐才回答"逹妹~~"(碰壁~~PART 2)

不死心的倆人,決定亂槍打鳥~收起旅遊書,看到黑影就開槍~

發現一間黑色調,外觀極為時尚的餐廳,透明玻璃裡反映出滿滿用餐人潮,生意這麼好~應該有收信用卡吧??不知哪來的勇氣驅使著我進去一試,迎面而來的年輕人臉上滿是笑容的對我寒暄,但因為裡面實在太吵,我和他倆人雞同鴨講約三分鐘~最後還是放棄(碰壁 ~~PART3)

被擊敗的倆人最後決定放棄午餐,提早回ARTFOLON HOTEL收拾行李,往下個投宿地"LE MONT VERT"前進

說真的自從遇見"出口先生"後,對於民宿主人的熱情款待產生了一股眷戀,於是歷經了這個碰壁連連的上午,內心開始期待起今晚輕井澤的民宿能多少給點溫暖呀...
 
§  LE MONT VERT §

其實在輕井澤銀座時倆人便盤算著請LE MONT VERT的主人直接到ARTFOLON HOTEL來接我們,只是愛打如意算盤但平時又不愛燒香拜拜的倆人,果然又被硬生生的拒絶了,電話那端的老闆說手上有事忙不過來,所以請我們到了"中輕井澤"車站,再打給他

於是費盡千辛萬苦的將行李拖到巴士站,再扛上車,到逹了"輕井澤"駅後帥氣的亮出我們的"JR PASS"給站務人員,怎知這位小哥只是一臉狐疑的看著我們,原來しなの鉄道是私鉄,無法使用"JR PASS"也就是說我們得掏出白花花的銀兩來搭乘這一趟車程

這位小哥難道你看不出這倆人連午餐都沒吃,還要扛二十幾公斤的行李趴趴走,整個人臉色"青筍筍",哪裡拿的出錢來搭車呀!!

無計可施的倆人只好又低聲下氣的打電話給民宿老闆,這回可得用哀求的語氣,請他務必到"輕井澤駅"來接我們,不然他的民宿會有一組"NO SHOW"的客人,而輕井澤駅則會多出倆個無家可歸的遊民呀!!

最後民宿老闆終於答應到"輕井澤駅"來接我們~這時候卻說不出那句"SO SWEET~"總覺得老闆最後是迫於無奈才答應我們的,當下只感覺皮得蹦緊一點才好..
民宿主人松田先生依約將我倆載到民宿所在地,一路上的沉默讓我感覺那十分鐘的車程是無比的漫長,到了民宿門口整個人大鬆了一口氣~~呼~

(OS:出口先生~都是你害的,誰叫你的笑容要那麼燦爛無邪~這讓我們面對不太會笑的松田毅先生,該如何是好呢!!)
Le Mont Vert 其實有許多台灣人造訪並推薦過,當初在搜尋民宿時並沒有太多考慮,直覺就選擇了這間位於"中輕井澤"的歐風民宿
松田先生的HOUSE裡擺飾很整齊,一走進門口,挑高明亮大廳裡有乾淨到發亮的木質地板,有透光的大片玻璃窗,有氣派的黑色鋼琴...但沒有主人熱情的笑容~

快速辦完入宿手續,並將我們的行李帶進房間,沒有太多寒暄,松田先生便回到他的工作室,繼續他手上未完成的事,看來松田先生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呀!!

進到了房間,忽然間覺得全身疲累,一時之間提不起勁來,完全沒有前幾天的活力,胡亂拿了地圖,打算在民宿附近晃晃,消磨一下時間,其實當下是希望時間能飛快的走到晚餐時刻....
Le Mont Vert 位於中輕井澤的南端,這裡其實並不是主要景點的集聚地,所以民宿的其他旅客都是開車前來,其實是方便許多,而光靠一雙腳的倆人就只能在不遠處走動,民宿四週都是一般民宅,巷道裡安靜到像座空城,方圓五百里看不見任何一個行人
肚子實在太餓了~於是倆人便草草結束散步的行程,回到民宿裡,空盪的大廳依究聽得見松田先生奮力敲打鍵盤的聲音
 
§ 一泊二食 § 

 不得不説,松田先生是個善長製造氣氛的主人,晚餐時間一到,大廳已換成昏暗柔和的燈光,黑色鋼琴自動彈奏著響亮的樂曲,當天入宿的房客還蠻多的,大部份都是情侶檔

在清里的ORCHARD HOUSE用晚餐比較像在家裡,而松田先生這裡則較像置身於有情調的餐廳的氛圍,個人比較喜歡前者~
而LE MONT VERT的餐點是由松田太太掌廚,以菜色來説其實只能說一般般,每道菜吃起來並不差,但也沒太多驚喜,只是當天實在餓太久,於是很沒骨氣的把每道菜都吃光
這道甜點實在想不起什麼味道,只記得當時和小C不知道聊到什麼話題,倆人瘋狂的笑著,笑到流淚加肚子痛的那種過程,大概就是這道甜點的回憶
早餐
用餐的時刻其實最能感受到主人是否有熱情的對待,但一直到隔天的早餐,松田先生仍究是一副"剛毅不阿"的身段,和每個房客的互動只是點到為止,不一定這樣的態度是不好啦,也許有些人反而習慣這種疏離感(還是要說都是出口先生害的啦!!)
§ 回程 § 

輕井澤秋天的色彩總是讓人想一看再看,雖然僅是一個普通的窗景,下一刻我們就得收拾起所有行李,搭乘飛往台灣的飛機了
 
Check out時發現le mont vert其實是可以接受刷卡的,於是預留了一些搭車及用餐的現金在身上,也總算解除了"窮途末路"的警鈴了~(松田毅先生心想終於擺脫這倆個窮鬼了~~~)
最後再看一眼松田先生的HOUSE,依然是井然有序,整齊潔淨,也許松田先生本身是個拘謹的人,所以對房客的態度也表現不來熱絡的一面,而這樣的民宿對許多人來說也算是水準之上了,誰叫我們先愛上"ORCHARD HOUSE"

窩心與距離,大概就是這一趟日本之旅體驗兩間民宿的感受,這之間確實是非常的兩極

在松田先生僵硬的笑容及最後一句"have good flight"中結束了我們最後一天的行程,拖著依舊沈甸甸的行李,搭乘しなの鉄道回到"輕井澤駅",再轉搭"長野新幹線"到達東京,準備搭NARITA EXPRESS到成田機場 

倒數的幾個小時,坐在新幹線車廂裡即使全身疲累,心裡卻還是想著,希望最後一程能夠順利,別再出現任何差錯了,只是~~最後一刻還是沒能完美結束...


忽然傳來小C大喊一聲,在NARITA EXPRESS的月台上驚覺,LE MONT VERT的木製鑰匙竟然一路尾隨著我們到了這裡,這時候倆人互看了三十秒,說不出任何話來...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